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7

说完话,瞧了一下旁边的丹秋,见她没有什么异样,心中便微妙起来。
上官宛平有心疑问,看林鹤轩信誓旦旦的模样,到底没说出口。
林鹤轩询问她自己何时才能脱身,上官夫人含糊其辞,只道两个月后,这般态度惹得林鹤轩心中有些不快,面上越发的冰凉。
钟府的午膳吃的也不尽如人意,挥去伺候的下人,三个人自然没了逢场作戏的心情,恢复了本色皆是一脸冰冷的模样。
林鹤轩一个外人,在这般场合更是食如嚼蜡,但是他又不能提前告退,只能努力忍耐着吃完才罢。
他在钟府没什么事做,又担心被府上的人认出来,只能在房中呆着,钟夫人只留些时候便走了。
她走时不久,一直在林鹤轩身边的丹秋就借故离开了,他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他一边担心丹秋会不会揭穿自己,一边又觉得自己庸人自扰,苦笑着想着应付的主意。
午睡完,上官宛平又来了一趟,给了他两瓶药,一瓶致幻药无色无味,还有一瓶解药,嘱咐他用时注意。
走前许诺只要他将此事办成便不会为难他,他禁不住疑惑,一个念头浮现出来。
直到隋王府的马车来接他,他才看到丹秋珊珊来迟,两人默契的没有谈论起上官宛平跟她说了什么。
自从知道丹秋至少不是站在钟府那边,林鹤轩觉得在隋王府的日子好过了一些。
而丹秋如往前一般,尽心尽责的扮演着一个衷心的贴身侍女。
虽然不明白丹秋为什么会这样,他想着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秘密,自己也就作罢了。
之后林鹤轩在隋王府的日子可以说的上十分悠闲,没有不招他待见的隋王爷来打扰,又有丹秋在一旁照应着,他就什么都不管。
每日在庭院中看医书,衣来张口,饭来张口,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的确能够看出他的闲适。这一看便是一天,书看完了他便再去挑几本接着看。
期间,他想起自己身上的毒,想要制出解药却觉得无从下手,唯一一次毒发便是刚饮下毒药时,自此便再无感觉,做事也无任何阻碍。
这时他想起丹秋来,但又觉得丹秋应该不太会知晓,这事无奈便被压下。
这日,他准备充分后便再次向藏书阁进发,本来那阁中的管事传话过来,说不劳驾王妃亲自过来,他们会将书册差人送去。
林鹤轩以他们不懂他的喜欢为由回绝了,他想,在这隋王府中他本就不曾多走动,他要多熟悉才是。
回去的路上,刚拐过一个回廊,林鹤轩走在最前面保持着还算端庄的姿态,忽然前方一抹身影直愣愣的撞到了他的身上。
那是一个孩子,十一二岁的年纪。林鹤轩端着架子,眼睛直视着前方,在那孩子撞上他的时候,眼见就要被撞到地上,他下意识伸出手拦了一下,两人便双双倒在地上。
身后的丹秋眼疾手快的托住了他的手臂,才不至于堂堂的隋王妃四仰八叉躺在地上难堪。
还坐在地上的林鹤轩抬眼,就见那个孩子吓傻了一般还趴在他的腿上,瞪着一双黑晶晶看着他。
眼见那孩子被侍卫架了起来,被按着肩膀跪在地上,静待林鹤轩的处置。
这边丹秋将林鹤轩扶起来,忙着打理他有些凌乱的发饰,甚至有些装饰被刚刚的冲击力直接脱离了他的头发甩在了地上。
艳丽的长裙上沾了一层灰尘,衣摆上还好丹秋还能拍拍,但是身后。。。不管“小姐”是真小姐还是假小姐,丹秋都不敢在大庭广众下妄为。
表面盛怒的林鹤轩心中小小的窘迫了一下。
“哪来的孩子,没半点规矩!!小小年纪跟街上的地痞流氓一般。。”
没等林鹤轩开口,一旁的丹秋就骂上了。
黑着脸的林鹤轩没出声,眼睛一瞄就看见了躲在拐角处的小家伙,怯生生的看着这边。
那孩子没有注意到林鹤轩已经发现了他,还在偷看他们。
林鹤轩当做没看见,本不想理会,哪知下一秒那个男孩就跑了过来,抱住了跪在地上的男孩。
大点的男孩看到弟弟这才从恐惧中反应过来,勉强维持着镇定的表情,声音有些颤抖的温声安慰已经眼泪汪汪的孩子。
林鹤轩看到这一幕,不禁多看了那男孩两眼。
“你放开葫芦,呜呜”
小不点吐字还不清楚,小手却紧紧抱着人不放。
林鹤轩皱起眉头,丹秋见状作势要上前动手,刚没走出一步就被他拉住了。
“够了!今天遇见你们真是够晦气!”
“她”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精致描摹的眉眼皱成一起。
“这王府不是你们随意戏耍的地方,要是再让我遇上你们。。”
冷哼一声,林鹤轩就拂袖而去,丹秋紧跟其后。
一个小小的插曲到时没有影响到林鹤轩的心情,倒是心中暗暗盘算起来,吩咐丹秋去查查那些是什么人。
不过一会,丹秋就回来了。
“什么,遗孤吗?”若有所思。
“他们的遗孀也被安置在王府之中。”
丹秋低着头。林鹤轩苦笑。
“有多长时间了?”
“一年左右”。
自己的王妃都住进王府之中了,这些人还安置在王府里,这隋王果真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些带着孩子的女人到时很不愿给王爷添麻烦,一旦有了安身之所就会很快离开。。”
丹秋有说了一句。
林鹤轩没说话。以钟婧菲的性格是绝对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这些人是万万不能留的。

评论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