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6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林鹤轩闻声看去,就见两名身着玄色劲装的男子骑着三匹高头大马停在府门前,翻身下马带着武夫特有的利落。
管家忙迎上前去,
“两位参领,王爷正在书房等候两位”说着,两人便疾步踏上台阶,一抬眼便见到了站在门内的林鹤轩,两人俱是一愣。
稍高一点的男人反应过来,忙上前抱拳,另一人跟着上前。
“末将赵越彬,参见王妃”
“末将茂才,参见王妃”
本来瞧着俩人的林鹤轩忽然勾起一抹笑,
“免礼了,两位将军既然有要事找我家王爷,还是快些去吧,莫误了事”
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面带异色,很快告退离开了。
“王妃,可是要回房。。”
丹秋疑惑的走上前,对着看着刚刚两人离开的方向的林鹤轩说道。
“嗯。。”林鹤轩心情愉悦地应了一声,脸上带着笑转身走了
。。。。。。。。。。。。。。
“哎,咱家王爷怎么娶了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呐”
“啧啧,听说啊。。她最先勾引了府里的护卫。。之后便越发孟浪了。。”
“哎,可怜的王爷,没娶进门就被带了绿油油的帽子。。”
“嘿嘿,。。。大婚之夜,王爷没有和她同房。。”
“莫不是王爷早就知道,碍着太后的面子又。。。”
。。。。。。。。。。。。。
回房后,放松下来的林鹤轩顿觉疲惫不堪,头痛脑胀,丹秋招来又菱打来温水,为林鹤轩简单梳洗了一下,伺候他午睡。
等林鹤轩幽幽转醒,也不过才一个时辰后。
察觉到林鹤轩醒来,站在不远处的丹秋低眉顺眼上前。
“夫人,可要起身?”
林鹤轩若有所思的瞧着丹秋的模样点点头,在钟府的趾高气扬现在荡然无存,也不知道这个丹秋心中打的什么主意。
若是寻常女子,手里攥着自己主子的秘密,还不知道要如何作为。
但是,,,这个丹秋何等精明。
屋中因为林鹤轩午睡的缘故,门窗皆关着到时显得有些阴暗,空气中飘着安神的几缕白烟。
“隋王那里有什么事吗?”
林鹤轩坐在镜前面无表情。
“回夫人,王爷一直呆在书房,不曾露面,到时有数位参领不时来往。”
丹秋恭敬的答道。
忽略丹秋对他的称呼,林鹤轩静静的坐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任丹秋摆弄。
“。。府中可有藏书阁?”
“回夫人,有的,就在府中的东南角。”
府中虽少有女眷,路上的侍从却不敢多看,林鹤轩身后到时跟着那名新分给他的侍女春儿。知道她从前是在藏书阁服侍,林鹤轩便让她领着路。
这春儿不似又菱那般稳重,频频抬头偷看林鹤轩,丹秋发现后想要教训几句却被林鹤轩制止了。
林鹤轩知道这春儿自小便在宫中长大,出宫后也是直接进的隋王府,见过钟婧菲是几乎不可能,他倒也不怕自己会被认出。
隋王府也算是很大了,几人跟着春儿兜兜转转的走了一段时间,就见小丫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楼院。
让林鹤轩意想不到的是春儿对他说,这些书册除了宫里赏赐下来的小部分,剩下的就是那隋王从四处搜集来的,种类只繁多。
是吗?林鹤轩看着屋子里堆成山的书册和卷轴。。
“拜见王妃。。”
转眼他见有位羊胡子的老者朝他供着手。
“王妃,小人是这藏书阁的管事,王妃有什么需要都可以传唤小的,这是阁中的名册。。”
那管事恭敬的站在一旁,递上来一本名册。
“夫人,王爷平时只看些兵策战术什么的,其他的王爷就很少看了。。”
一边春儿终于脑子转过来圈有些讨好的对林鹤轩说。
林鹤轩随意的撇了她一眼,轻恩了一声算是回应。
“有没有医书药典之类的。。”
“她”随意的翻了翻手上的书册。
“啊。。有的,有的。。只不过有些整理出来了,有些还没清理。。”春儿兴奋的抢了那白胡子管事的话,还不自知。
而一旁的管事被抢了话头却没什么反应,脸上笑眯眯的看着。
“好吧,带我去看看”林鹤轩没放过那管事的表情,看了一眼便道。
“夫人还是站远些,让奴婢来吧”
林鹤轩没理会旁边的丹秋,伸手拿起一本沾满灰尘的书本,在桌旁扣了扣,灰尘褪尽便不嫌脏的拿在手中看了看,一挑眉便递给身后的丹秋。
府上的人很少有人懂医,这些古籍颇有些残破。
“听闻,王妃出身医道世家。。”
站在一旁的管事出了声。
林鹤轩动作一顿,冷声道:“尘年旧事,不值一谈”。
那管事见林鹤轩脸色不好,忙躬身不敢在言语。
他挑走了十几本医书,丹秋嫌脏都扔给了身后随身的侍卫,拿起手帕在擦他手上的灰尘。
林鹤轩自然知道那钟婧菲会些医术,她的母亲上官宛平却是真正出身医术大家,当年不顾父母反对,委身嫁给当时还是布衣的钟文傅。
幸于那钟文博不负众望,凭着真实才学考中状元,才有今天的侍郎一职,一晃几十年过去,世人早已忘记了上官夫人还是个医女呐。
林鹤轩心中不禁冷笑。
他随手拿了一本医书回了房,坐在桌前翻开看了起来,一时觉得有趣,不禁沉浸其中,在抬起头时,见丹秋点起蜡正在修剪蜡芯。
用完晚膳,丹秋没在唤人进屋,独自一人服侍林鹤轩躺下,就安安静静的退下了。
本来就心神疲倦的林鹤轩躺下后却辗转反侧,一时没有困意,便睁着眼看着床边被帘幕遮盖住朦胧的烛光。
轻叹了一口气,林鹤轩不禁想到了朝仪太后,今天她为什么不揭穿自己?。。
她到底识破自己了吗?不,她的确看出来了。。
她之后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带着异样的。。那她为什么不揭穿呢?
谁会放任一个不明身份的人,以枕边人的身份接近自己的孙子呐?
那她是和钟家一起的吗?不像是。。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她以后会怎么对付自己,会要挟自己吗?
不会。。她是太后,让自己死不过一句话的事。
今天才是第一天,明天要“回门”,去应付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这荒唐的一切。。。
次日,林鹤轩起的早早的,梳洗打扮好一切就绪后侯在正门处,府门前是管家备好的马车,管家和她已经等了许久,不多会派去的人回来了。
“回王妃,王爷说今天繁务缠身。。。”
林鹤轩早就料到了,这个隋王今日依旧不会和自己一起回门,刚听了那传话的侍从第一句话,他便不在停下去了。
不等那人说完话,林鹤轩戴上了披风的帽兜,扶着丹秋的手臂就上了马车。
众人一时间被自家王妃的行为惊住了,那管家一脸无奈又为难的上前拱手劝慰。
“王妃莫要气着了,实在是王爷最近军事繁忙,本来。。”
“无事,军务要紧,小小琐事莫误了要事。。。”
林鹤轩皱着眉头,脸上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话里也透着刺,在不等管家说话便放下了帘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门”了。
林鹤轩是王爷的家眷,品位是高于户部侍郎,所以他坐在高位,下方坐在他的“爹娘”。
他端起桌上的茶盏,用茶盖拨开茶叶,轻吹开烟雾,缓缓轻饮一口,抬眼瞧着下坐的人。
她的“娘亲”上官宛平一身盛装正襟危坐,时不时抬眼瞧他,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喜色。
他的“父亲”钟文傅自打他进门就吝啬的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端着茶盏自饮,脸上却阴沉异常,相比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林鹤轩将茶盏放到桌上,就听他的“好母亲”出了声。
“王妃。。。”
“母亲不必多礼。”不等上官宛平讲完话,林鹤轩便打断了她的话,未起身答话,脸上也没有笑意,只平静的看着,这在外人看来未免冷漠。
“。。女儿啊,来跟娘亲回屋聊些体己话,这些日子可是让娘亲好生想念,恐怕女儿受了委屈。。”
“我那好女婿隋王为何不曾过来?”
“母女”二人正要往里屋走,就听背后的钟文傅扬手道。
“回父亲大人,王爷近日军务缠身,实在脱身不开。。。”
钟文傅冷哼一声打断他的话,狠狠瞪了钟夫人一眼,拂袖离去。
林鹤轩跟上官宛平回了房,房中只留了丹秋与他们一起,问及婚事,他隐瞒了王爷大婚之夜未曾回房之事,只道一切顺利,未有差池。

评论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