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3

看着镜中的人,林鹤轩心中说不出怪异。
这几天他日日要扮作钟婧菲,跟那崔嬷嬷学那女儿作态,同样是半步离不得“闺房”。
这情形依旧要维持成以往的模样,除那上官宛平经常来看上一眼,为防止差错,围在自己身旁的却只有寥寥数人。
除那崔嬷嬷,还有一位名为丹秋的侍女,她是钟婧菲的贴身丫头,跟了钟婧菲不少年,在林鹤轩面前端是个有些傲气的侍女。
林鹤轩知道这个丹秋一定会是钟婧菲的陪嫁丫鬟,所以林鹤轩见她与自己年龄相仿,便处处与她打听钟婧菲的事。
这个丹秋却是个精明的,他自然问不出什么来。
不过崔嬷嬷和丹秋一个月对林鹤轩的调教,这个“钟婧菲”就已经和正主有些真假难辨了,骗过寻常人确实绰绰有余。
但混淆了对钟婧菲的身边人的视线却是还有些难度,但是上官宛平看过后到是很满意了。
她自然是满意的,林鹤轩这一个月里却是安安生生,没有给她惹出什么事来。
自上官宛平对林鹤轩有些放下戒心一来,他也终于脱离了牢笼,能够在院子里走动走动,当然依旧在崔嬷嬷和丹秋的眼皮子底下。
但见那紧合了一月的门扉今日却打开了,打头出来的是个侍女,容貌俏丽,她回身扶出一个人来。
却是位女子,鬓珠作衬,双目如星复作月,脂窗粉塌能鉴人。
眉心点了一枚花痣,傲似冬寒的独梅。
实在是艳绝一方的窈窕美人。
忽见那美人蹙起眉毛,如水的眼波朝自己看来。
“放肆!!”
出声的不是林鹤轩,而是他身旁的丹秋。
“闭上你的狗眼,莫脏了我家小姐!”
丹秋是府中的大丫鬟,性子本就泼辣,在林鹤轩面前还算收敛,这一旦教训起人便本性暴露了。
“在看就挖了你的狗眼!!”
看林鹤轩的护卫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现下被丹秋一个小小女子教训的唯唯诺诺,不敢言语。
“小姐,慢点看着些”
教训完人,丹秋就像变了一个人,对着林鹤轩温柔道。
惊讶于丹秋的变脸之快,林鹤轩的注意力很快被园中的情形吃了一惊。
内院走廊中十步便是一位满副武装的护卫,而外院更是防卫的一只苍蝇都进不来,林鹤轩现在可没有心思欣赏园中的美景了。
“小姐。。”
旁边的丹秋轻声道,林鹤轩抬眼看去。 丹秋没有看他,脸上表情淡淡的。
“你可不要起什么没用的心思。。”丹秋低声说道,话里威胁之意尽显。
林鹤轩在原地片刻没有接话,缓缓抬手拒绝了丹秋的搀扶。
丹秋看了他一眼,便如一位忠诚的侍女一般,恭敬的低下头站在原地。
一位婀娜多姿的美人站在廊下,精致美丽的面容上虽没有表情,却越发显得冷艳妩媚。
她抬起手轻轻压了压鬓角,白皙的指尖从衣袖中露出,让人止不住的联想她那双纤纤玉手该是如何动人。
她没有停留太久,缓缓转身向屋中走去,精致的脚尖隐在裙摆中 ,绰约多姿。
“回吧。。”
。。。。。。。。。。。。。
临近大婚,钟府迎来了自己的主人,刑部侍郎钟文博,正三品刑部中侍郎,钟婧菲的父亲。 “紧赶慢赶终于赶了回来啊,这错过了自己女儿的大婚可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钟文博人到中年,却依旧身体英朗,眼眸精锐,一身的书卷气。
他迈进屋中,便见自己的夫人迎上前,而自己即将出嫁的女儿站在一旁。
“老爷此番辛劳了,吃些茶水吧。。”
上官宛平忙上前斟茶,脸上挂着笑给钟文博体贴的揉肩捶背。
“哎,菲儿上前来”
钟文博扬手向“钟婧菲”招了招手示意上前,却没注意到身后的上官宛平摹的紧张起来。
闻言的林鹤轩心头猛然一跳,抬眼便看到了上官宛平给他使眼色。
“是,爹爹。”
林鹤轩压低并放柔声音,不动声色的朝钟文博行了个礼,迈起步子上前。
“今日菲儿怎么了,不高兴了?,对着爹爹怎的没有平日里的活泼了?”
钟文博看了看林鹤轩,伸手拍了拍他的手。
而全屋的人都被吓得神经紧张,眼见钟文博没看出什么端倪,心中齐齐松了口气。
“不出半月,你便要嫁作人妇了。你离开父母,不比在家中,在夫君家中行事要细心懂事,莫要像往日一般胡闹。”
钟文傅看着女儿低眉垂眼的听着,心中不禁欣慰不已。
“谨遵爹爹教诲”林鹤轩听那钟文傅话语中满是对女儿的疼爱之意,虽不是对自己说,却也隐隐的羡慕。
“好了,先回房了歇着吧” 。。。。。。。。。。。
“这是什么”林鹤轩将瓷瓶拿在手中,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上官宛平。
“这是能改变你嗓音的药,服下一粒便能持续一两天的功效,可要收好了” 。。。。。。。。。。。。。
大婚将至, 绣房中的林鹤轩身着红色里衣,坐在镜前,身后是忙着给他梳妆的丹秋。
他曾与她打听过钟家大小姐的事,丹秋说是小姐重病在床不能见人。
但是林鹤轩却察觉到丹秋,崔嬷嬷和上官宛平这三个几乎算得上钟婧菲最亲近的人,在其重病之时却是步步不离林鹤轩。 他悄悄试探,丹秋说是有人照顾,谈到重病的
自家小姐,贴身丫鬟却神色如常不曾有半丝忧虑关怀,实在不让人心中怀疑。
据此他便猜测这钟婧菲并非如上官宛平所说的重病在床,同钟婧菲完婚的人可不是平头百姓,那可是皇帝的亲兄弟,大婚这般重要的事,怎可轻易易人去完成。
戏耍了天下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钟文傅怎会视而不见,不过到是伤及了林鹤轩这般无辜之人。
又或是。。。钟家大小姐钟婧菲早已不在府中。。。思及此,林鹤轩心中暗惊。
梳妆完毕,丹秋搀扶林鹤轩站起,打眼瞧着,连丹秋看着都觉得比着真正的钟婧菲美艳几分。 风髻露鬓,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娇艳若滴的唇珠,腮边两缕发丝凭添几分诱人风情,淡扫娥眉下却不复新娘子该有的娇羞。
丹秋取来喜帕,林鹤轩垂眼掩住眼中的情绪,金丝绣帕放下,遮住了一张冷艳妖媚的面容。 。。。。。。。。。。。。。
“拜过双亲,新娘上轿……”司仪在府门前轻喝,拜别了各怀心思的双亲 ,作为陪嫁丫鬟的丹秋搀扶着新娘子上轿。
门前的迎亲队伍,一路鞭炮齐鸣,鼓乐齐吹的朝着隋王府出发。
贴有“吉星高照”的八抬大轿上 ,林鹤轩静静的端坐在轿中,倾听着轿子两边,作为送客的钟府娘家人不停地向路人道谢声,一路上四周围观的人群,不停的哄抢着时不时撒出的大把铜钱。
在道路两边是维持秩序的隋王府侍卫,防止人群出现混乱,人群传来不绝于耳的叫好声与恭喜声:“祝隋王爷与隋王妃,百年好合……”。
进武门,接受城墙上所有侍卫的敬礼,城内的商铺鸣响鞭炮以示庆祝。
来到隋王府正门前,鼓乐停止,鞭炮停放,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评论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