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4

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听远远传来喊声道:“吉时到,大开四方门,迎新人入府……”喊声落下,接踵而来的鼓乐声与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让人群开始沸腾不已,而铺天盖地撒出地铜钱更是让气氛升上另一个顶峰。
踢轿门、踏瓦片,接过自己“夫君”递上的红绸,由对方引领,踩着红地毡走过无数的台阶,迈过随王府高过人膝的门槛。
来到正厅。 盖着喜帕的林鹤轩自然感觉到了大厅中不同外面的气氛,他却不敢有什么动作,手上牵着红绸原地站立。
“哈,朕道这个绍元何时能够成婚,这满军的将士可都等着闹你的洞房呐”
一声爽朗的笑声忽响起,听的林鹤轩心中下意识地紧张起来,这个自称朕的男人还能是谁,这便是天朝隆尧帝。
这就话说出,到是引得听众们的哄笑声。
等到大家把新郎官调侃了一番,隆尧帝才扬声。
“好了,莫误了吉时了,开始吧”
不多时,旁边的丹秋便扶着自家小姐站在厅中央。
“一拜天地。。。”明明近在咫尺的声音,听在林鹤轩耳中却如隔千里模糊不清。
“小姐 拜堂了。”林鹤轩的一瞬间的迟疑被丹秋察觉到,忙在他耳旁焦急的悄声道,一时间冷汗出了满身。
闻言清醒过来的林鹤轩蹙起了眉,不动声色的跟着旁边的人弯腰,只能任命般闭上了眼睛。 这一番,可是只能靠自己了。。。
随着司仪一声:“送入洞房……”,终于拜完堂,在满堂的祝贺声中,林鹤轩才被送进喜房内。
又一番撒五谷之礼后,终于得以坐上喜床,开始了枯燥地“坐时辰”。
“王妃。。”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林鹤轩几乎困的合上了眼,耳边传来丹秋的声音,惊弓之鸟一般猛地睁眼,却只看到了满目的红。
“奴婢服侍王妃休息吧。。”掀起喜帕,林鹤轩疲惫的点点头。
“什么时辰了?”他揉了揉酸痛的眉间,站起身询问道。
“回王妃的话,刚过了三更了。。。”丹秋回答的犹豫,欲言又止。
“嗯。。”林鹤轩应了一声,舒展着身体,心中却暗自思量。
临行前,上官宛平私下里对他说过,如果隋王要与“她”行房,便让他已小日子来了为由以此推脱。
本来还以为这一夜会很难过,哪想着隋王连新婚之夜都不曾踏入婚房一步,虽然对此始料不及,但也让他不由的松了口气。
待梳洗罢,躺在陌生的床铺上,林鹤轩瞧着丹秋放下重重幕帘,摇曳的烛光映在帷幕上,他这才心中稍微放松下来,缓缓沉入梦乡。 。。。。。。。。。。。。。。。
 “王妃,王妃。。。”
林鹤轩睁开眼,朦胧间看到床前站了一个人,一个激灵惊的坐起,瞧清了是丹秋,才苦笑着爬起。
丹秋也被林鹤轩吓了一跳,缓过神来时便开始伺候他梳洗打扮。
“王妃,今日要同王爷进宫面见圣上。。”
丹秋为他着衣时,开口说道,林鹤轩随口应了一声。
未外嫁之前,林鹤轩的一切都要以钟婧菲的章程来操办,穿衣梳洗都要经过丹秋的手。
刚开始丹秋上手时,林鹤轩及其不习惯,更是拒绝不得。
时间一长,他才算有些习惯了。
但在沐浴时,本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林鹤轩极力反对丹秋伺候他,才算保住了最后底线。
在隋王府中,与“钟婧菲”相近的人一个没有。如果林鹤轩是个女子,倒也不用那么处处小心谨慎。
但偏偏他不是一个女子,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这便造成了他需要处处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是否得当。
但其实在钟府期间,他便在钟婧菲的穿衣打扮,行为喜好中察觉到了其部分德行。 如一般的官宦人家的小姐相同 ,钟婧菲虽不是
钟家唯一的孩子,但她生来貌美,单这一个原因就可以让家里人把她宠上了天。
这在其父亲与她谈话时就能体现,她在父母面前更是肆意妄为。
但是丹秋与崔嬷嬷在“教导”他时,却一句不提她的品性如何,不知是故意隐瞒还是另有原因。
今日要入宫的原因,丹秋为他打扮的便华丽异常。
但在林鹤轩看来,左不过是比平常多了几株名贵的发簪罢了。
早膳时,丹秋布完菜,乘着林鹤轩对着满桌子丰富的菜色呆愣时,将几个人从屋外领了进来。
“王妃,这是管家特意为王妃挑选的丫鬟和贴身护卫,王妃您看看可和您的心意?”
丹秋在林鹤轩身旁轻声问道。
“嗯,留下罢。。”林鹤轩眼都不抬一下,懒懒的应了一声。
待到用完早膳,林身后跟着丹秋,还有丹秋挑选的其中一位名叫又菱的侍女,随后十步外跟着的两位带刀护卫。
一波人浩浩荡荡朝着府门走去,离着还有几步就见钟家的管家笑着迎了上来。
“王妃殿下,王爷今日有些重要的事,实在无法同王妃进宫了。。”
闻言,林鹤轩不禁皱起了眉头,后又舒展开来,尽量笑得知书达礼:“王爷事务繁忙,我这等小事,也不必叨扰了王爷。我自行前去便可。”
“王妃果然贤良,马车以为王妃备好了。。”
那管家朝林鹤轩福了福身,满脸笑意。
这是林鹤轩第一次以钟婧菲的打扮示人,他倒是不负丹秋与崔嬷嬷对他两个月的严厉调教,举止言行皆十分得体。
林鹤轩见那管家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什么端倪,紧绷的心弦稍微放松了不少,想着自己顶着钟婧菲的脸,到是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不过大半路程,很快便到了宫门口。
此行想见林鹤轩的人是德宗宫的皇太后,那领事太监带着一行人七行八拐。
进殿前,林鹤轩轻轻呼了一口气,临行前丹秋私下里便嘱咐来他一番,他只要按照正主的性格行事便无大碍。
思及此,他挺起腰杆,迈进了内殿。
可是一看到殿上坐的一干人等,刚刚还满满的自信,现在他却觉得背后冷汗直冒。
这殿上一旦有人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任何一个人都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哎呀,是隋小子家的媳妇儿吗,快快上前让我瞧瞧。”
殿上的端坐在中间的老者对他招了招手。
这便是隆尧帝的亲奶奶——朝仪太后。
这位太后的身世说不上是个传奇,她年少时曾是个民间女子,身份卑微。
狗血的是先皇同戍帝微服出巡时被其所救,两人日久生情,同戍帝将其带回宫中。
那时后宫皆无所出,而同戍帝将其带回两年内便为他诞下一位皇子,母凭子贵,同戍帝有意将其封为皇后,朝中人人反对,说她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子,如何当的起国母之称。
同戍帝执意,力排万难,将其封为皇后。
要说这也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上位以后她自觉认为自己才疏学浅,降下身段研习诗书礼乐,不出几年,便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
世人为之惊叹不已,连连称啧,传入民间,也不失为一段奇事。
林鹤轩到是听过这段佳事,走上前去一看,是位慈祥的老太太,随年事已高,却看得出来青年时也是位貌美的女子。
因是民间出身,做人处事不同于宫中人,性格也开朗,从她眼角深深的笑纹便能看出来年轻时甚是爱笑。  

评论
热度 ( 1 )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