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5

“哎!这隋小子吶,怎的不见他?来来来,坐在奶奶身旁,让奶奶好好看看,”
围坐在朝仪太后身边的是皇帝的七弟佑王不久前完婚的佑王妃向意,她是开国大将军向晨的二女儿,今年虽仅有十七,已生的十分俏丽喜人。
虽说今日进宫面圣,实际上只是宫中女眷的一次宫宴罢了,本来如果隋王来了便是被太后嘱咐几句,随后便会离去,让林鹤轩应付太后。现在在场的除了太监,都是些妃嫔贵人和王妃。
“看看,这都是你的几位妯娌。。”
皇太后这一句话引得几位王妃轻笑,这妯娌之词虽是贴切,却是民间的说法,皇太后自年纪大了如小孩一般不拘小节,怨不得几位王妃被逗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
朝仪太后佯装责怪的模样瞪过去,又引得几位佳人嬉笑不已。
“不必理她们,来看看,这是老三家的媳妇。。”
一位白衣盛装女子面带温婉的微笑来到林鹤轩面前,坐在太后右侧的佑王妃站起来身,他刚想站起回礼,旁边的朝仪太后却拉住了他的手臂。
“坐着便好。”
这终究是不合礼数的,在场的诸位早已习惯了这位朝仪太后的不拘小节。
虽然“钟婧菲”在这些王妃中辈分最低的,好的是这“钟婧菲”是排行老二隋王的王妃,除皇后外其它王妃就没有比她位分高的于是林鹤轩一脸不自然的坐在桌前,待上前一位王妃,他就坐着接受对方的行礼。
虽然被叫作王妃,让林鹤轩心中有几分难堪,他却不能表现出来。
“王妃姐姐”
轮到老幺佑王妃,对方俏皮地向他行了礼,林鹤轩在心里抖了一下,面上却微笑的点点头,接受了这一声“姐姐”。
“好好好。。哀家前几日得了几件精致的物件,孙媳妇儿便拿去把玩吧。”
林鹤轩道谢。
“。。不过这隋小子怎的这般任性,扔下自己的王妃不管。。”
本来笑眯眯的太后话锋一转,开始数落起隋王。
林鹤轩低眉顺眼的认真的听着太后的数落,惹得太后不禁更是心疼这位隋王妃。
“真是位懂事的姑娘,又听话又漂亮,来,来抬头让奶奶仔细瞧瞧。。。”
太后这句本来稀松平常的话,传入林鹤轩耳中却是警铃大作。
他与钟婧菲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容貌,画上浓重的妆容更是真假难辨。
丹秋曾对他说过,这太后与钟婧菲只见过一面,那次见面正是佑王妃大婚的时候,那时太后听说她对隋王一见倾心,特别注意了她,随后太后便亲自钦定的钟婧菲与隋王的婚事。
现在林鹤轩是骑虎难下,低着眼含笑忍耐这位慈祥的老太太的打量,心中却早已翻腾倒海。
“来来来,抬头看看奶奶,没什么羞的。。”
闻言,林鹤轩藏在袖中的手越发掐的发白,心跳如鼓雷,暗自狠咬着牙抬眼对上了那双慈祥的眼睛。
然后林鹤轩就看到那张本来满是笑意的脸出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僵硬,林鹤轩惊的手猛然一抖,紧张的几乎窒息,下一秒那双吓得微微发抖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覆上。
“这钟家大姑娘看着就是长的特别和哀家的心意,怪不得哀家一见到她便着急的赶快与那隋小子定下婚事,这万一被别家小子要了去,可是要让哀家伤心坏了!”
朝仪太后收回和林鹤轩相对的眼神,笑着张口和众人调侃道,引得众人不住轻笑。
一双手拉住林鹤轩,不动声色在长袖的掩盖下用手细细描摹他的手指,当摸到不同于女子凸起的骨节时顿了一下。
惊魂未定的林鹤轩不敢抬眼,撇过头想要掩盖脸上的异样,众人却当“她”是不好意思了。
见事情已然败露的林鹤轩忽然冷静下来,任由那双有些苍老手拉着自己,平静下来后他却猜不透这有着“火眼金睛”的皇太后为何不揭露自己的身份的原因。
他急忙整理混乱的情绪,顺势装作羞涩不已的女儿作态,又引得众人调侃了几句。
“好了,莫要吓到我的乖乖孙媳妇儿。。。”
太后瞪了众人一眼,回头看了一眼林鹤轩,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其间意味深长。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林鹤轩陪坐在朝仪太后身边,听这些个官宦女子如同平头百姓一般谈论家长里短,而太后只是微笑的听着,有时插上三两句嘴,期间一直拉着林鹤轩的手。
用过午膳后,借着皇太后要午睡的空,大家纷纷告别散去。
直到坐上了府中的马车,林鹤轩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心跳依旧比平时快上几分。
“王妃,没事吧?”
丹秋自进了宫便歇息在偏殿里,同其它府中的侍女一起等候自己的主子。
不清楚林鹤轩现在境遇的她就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等待着,生恐林鹤轩都走不出皇宫。
在看到林鹤轩完好无损时,她忙迎上去,出宫路上见他也没有任何异样,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嗯,没事,回府罢”
自然的将手收回衣袖中,说完话后林鹤轩便静静的端坐在马车上,面色与进宫之前无二。
丹秋不放心的又看了看林鹤轩,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出了宫的林鹤轩好像有什么不同了,她暗自摇摇头,安慰自己是自己想多了。而坐在角落的又菱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丹秋,然后偷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王妃。
心中疑惑,怎么她与传言中的不一样。
她与春儿本是宫中赏给隋王的侍女,哪知隋王很少住在府中,府中又没有可以用到她们的地方。
当然除了厨房,她不愿意。
管家便打发她们到了藏书阁,一直到王妃嫁过来。
马车停在府门前,林鹤轩被丹秋慢慢搀扶下车,管家带着人在府门前迎接。
“恭迎王妃。。王妃辛劳了”
管家笑呵呵的上前道,随后招来身后的仆人把赏赐的东西抬了进去。
“王妃可用了午膳?我让下人去准备些。。。”
“王爷可用了午膳?”
林鹤轩打断了管家的话,浑不在意的扬手整了整鬓角。
“回王妃的话,王爷用过午膳了”
管家恭敬的回答道。
“嗯,哪便好,你们也对王爷上心些。。。林鹤轩嘱咐道,心下却道还好用过了,难不成这一天刚被太后识破身份,又要被隋王看破。
“是,王妃。”。。。

评论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