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杆子

《王妃》未修改大纲文1

【第一章】      
   “宋家小子,外面有人找你。”
店铺的大老板赵富贵穿着那件鲜艳的长衫,挺着肚子满脸狐疑等着。
林鹤轩迟疑的看向他的师傅,这个温和的老大夫朝他点点头示意,他这才放下手中的药材,接着擦擦手。
“哎呀,快点,莫让人家等急了”老板不耐烦的嚷嚷起来。
“哎,小子,怎么回事啊,你跟上官家的人认识啊?”
老板瞪着一双小眼,皱着脸小声问。
林同样疑惑的摇摇头。
“那就怪了”老板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
“哎,算了,咱们快些走,有事我撑着”
半天没有头绪,老板瞅这小子满脸茫然没有一点危机感,暗叹一句。
别看这老板挺着个肚子,摇头晃脑的,到时健步如飞,
将人领进了会客厅。
“夫人,这是我们铺子里的林小子。”心里打着小算盘的老板点头哈腰。
林一进门就看见内屋里上座着一位贵妇人,旁边站着奴仆模样的女人。
“夫人”林见那上座的妇人衣着打扮尊贵,上前躬身行了一个礼便低下头站在一旁。
“你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那奴仆打发老板下去。
“是是,夫人,有事便叫小人”老板看了林一眼,见状也不好留下,只得退下。
等屋里剩下三人时,站在一旁的林心中疑惑万分,却没开口,等那边发声。
“抬起头来”那妇人很快出声,声音婉转,带着点富家人特有的傲慢。
林闻声便抬头看过去,只见那上座的女人虽年过中年,却犹见往日风情,一投一足中透着雍容华贵,只是看他的眼神里掺着淡淡的鄙夷。
“上前一些”
旁边的奴仆出了声,一双眼睛透着不容反驳,眉间皱起,想是平时就是一位严厉的管事。
林只得向前走了两步,虽抬起头,眼睛却垂下不去看她们,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接着那个有些微胖的管事走到了林的面前,围着他细细打量起来,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夫人,这是做什么”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他虽见识过不少像这般瞧不起人的官宦人家,却实在不能接受这毫无理由的摆弄。
但现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轻抿起嘴唇,忍受着那奴仆如同挑选牲畜般的审视。
“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座上的人幽幽的出了声。
“小人初到这卫城,实在不识得夫人是哪位。”
他虽面上不显,心中早就有些不悦,干巴巴的回答。
“若是无意得罪了夫人,还请夫人看在不知者不罪的面子上,莫要在小人这般卑贱之人的身上浪费时间”
他弓了下身。
“哼” 那妇人冷哼了一声,慢悠悠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小饮了一口,却不开口了。
“把手臂抬起来”
刚围着他转了一圈的女人不等他回答,就扣住了他的手腕,力度之大不禁让林皱起眉头。
“你做什么?”林见那人竟在观察他的手,奈何手腕被紧紧攥住挣脱不开。
那夫人见林的表情,就示意那奴仆放开他。
“我知道你两个月前来到卫城,现在一个人住在长桥,给人看些小病维持生计,不过一个低贱的街头郎中。。”
“你想说什么!”
努力忽略掉最后一句,听到这些话不由心惊的林再也无法维持冷静。
“也没有什么,想让你办件事罢啦。。”
那夫人站起身,慢慢走到林面前。
“夫人怕是找错了人,小人无德无能,实在。。”
“你要知道,这可没有你说话的资格,更别说什么拒绝了”
夫人,这玩笑开大了,。。。”
林嘴角只拉出一个僵硬的笑,抬眼见上座的女人动作优雅的喝茶,一副胜券在握第模样,便也就失了表情。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你也没有其它路可以走。。”
上官宛平放下手中的茶盏,一双丹凤眼斜睨着他。
林鹤轩心中本来几乎被怒火淹没,很快就是一片无法释怀的悲怆。
他被人当做东西利用,没人问他愿不愿意,在这权势翻涌的今天,他也终于沦为这些权贵可以随意摆弄的玩物。
“夫人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轻易瞒天过海?未免有些太过自负了。”
林鹤轩咬着牙。
“不用试图激怒我,这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上官宛平轻哼一声,站起身。
“刘嬷嬷,人都看过了,话也带到了,我们走吧”
那仆人躬身应了一声,主仆两人不理会站在一旁的林鹤轩径直离开了。
不一会儿,药铺老板见那贵妇人走了,才进了屋里,见林鹤轩状态有点异样。
“林小子,这这是怎么了”老板见他这样有点着急。
“无事,老板。。怕是我没办法再在药铺里呆了。。。”
林鹤轩脸色有些发白,勉强对着老板露出一个僵硬的笑。
“哎呀,林小子,你莫不是在城中得罪了显贵。。”
老板皱着眉头,压低声音。
“哪有什么得罪,我来着卫城才几日。。”林鹤轩不住苦笑。
“承蒙老板关怀照顾,林鹤轩不是那般忘恩负义之人,未免连累了老板。。。”
“哪有什么连累之说!?我虽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但手中小有资产。。”
那老板一听林鹤轩说这话的意思就急了,连忙拉住林鹤轩的手臂。
林鹤轩听这话暗自吃惊,想这老板平日虽有些吝啬爱财,对下人也多有为难,哪像到了危难时竟这般出手相助,不禁心中一暖。
“老板这般雪中送炭的情谊,林某心领了,但是此事万不能连累了老板。林某无以回报,请受下林某一躬”
林鹤轩满心的谢意都在这一躬中,朝着这位曾被自己看走眼的人行了一个方方正正的躬。
“这这,使不得啊”
。。。
告别了店中的师傅和老板,林鹤轩回到了简陋的住处,自唯一的姨娘病故后,他便真正的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这些年他独自一人在外游历,拜学名医,他也不惧辛劳艰难,心性被磨练的比同龄人坚韧些。
在外遇到些仗势欺人的,皆不去招惹,低调行事,防止惹祸上身。
现下。。。林鹤轩轻叹了一口气,这卫城临近皇城,天子脚下。
遍地都是惹不起的皇亲国戚。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林鹤轩迅速收拾好物品,也不过几本医书和几身换洗衣物。
他打算直接下江南,听闻那里有位精通的切脉诊断的名医。
他租住的人家到是对他再三挽留,他谢绝后便往城门走去。
虽是正午,街上却熙熙攘攘,常有穿着光鲜亮丽的人往来其间。
林鹤轩左右探查的一下,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便加快了步伐。
哪知刚走过拐角,就见迎面走来两个带刀的练家子,一双眼紧紧盯着他。
林鹤轩脚下一转,转身便朝着相反的反向走去。
那两人眼神一凛,疾步跟上,谁知刚行几步便被人撞到。
“哪来的不长眼的!”
却见不过是个腌臜的乞丐,两人嫌弃的后退几步。
“哎呦,两位爷,肚子饿的紧,给些碎银子吃个饼子吧”
那乞丐身上散发着奇怪的气味,头发脏的纠结在一起,哭丧着脸。
“滚开!挡着爷办事了。”其中一人轻喝一声,一脚将乞丐踹在角落了。
不顾那乞丐的痛呼,两人再去找人时却没了人影。
林鹤轩趁那两个人被纠缠时赶紧跑了,还没松口气,就见前面不远处又来了两个人手按着刀,明显直冲着他。
他左右一看,就快步进了一个酒楼里。
迎上前的小二笑眯眯问道,“客官,吃些什么啊”
林鹤轩脚步不停,走到大厅里临近后院的一桌。
“先上些酒来。。”
“好嘞,清酒一壶!客官还要些什么”
林鹤轩眼一瞟就见刚刚的两个人也进来了,不过小二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一时之间他们没有察觉到。
“你们有茅厕吗,我有些尿急。。”他皱起眉头,佯装尿急。
那小二似是个青头,不知到情况,热情的告诉他可以去后院解决。
林鹤轩刚进后院就直奔后门,还好后院的人都忙着都没注意他。
酒楼的后门开在一道偏僻的巷子里,他见巷子里没人,便疾步穿过巷子,刚走到巷口就刚好和先前的两人迎面撞上,双方皆是心中一惊。林鹤轩转身就反回巷子中。
“站住!”
林鹤轩一介文人哪比得上常年习武之人,不过几步就被按住了肩膀。
“两位大哥,平日素无恩怨,何苦来的?”
肩膀被紧紧扣住,林鹤轩根本动弹不得。
对方并不答话,一人抓住他一个手臂,压着他便走。
走在街上,两人紧紧把林鹤轩夹在中间,他感觉手臂隐隐作痛。
“两位大哥,你们抓的我手臂很痛,你们放开我,我又不跑。。”
林鹤轩轻声呼痛,只引来其中一人鄙夷的目光,手上的力气却没放松半分。
对方完全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林鹤轩隐隐慌张起来。

已坑文
发出了存档

评论
TOP

© 光明在案 | Powered by LOFTER